玖染

啊,这里自认很汉子的一只
喜欢画画,无奈画渣
主角总受向。。。
all路 all叶 all耀 all黑子 都是我的菜
并不很喜欢把剧情带入动漫,但在动漫中看到官方发糖(???)会很开心,一个人莫名兴奋半天,所以。。。大概是闷骚?
脑洞不小但意外的正常
创意来源于生活_(:з」∠)_
一般脾气很好但一旦点燃立马就炸。。。
所以,大概好勾搭?(`Δ´)!
最后,一心想成为大触并不断向之努力,大概?毕竟我懒_(:з」∠)_

来自自己脑婆艺砸滴温油(ฅ>ω<*ฅ)

美美美❤❤❤

D.I:

好久没推图了,最近在画游园惊梦系列,这是第一张枯蝶,马上就要开启第二张挽竹了

/// 10.21 神明贺礼

我们最好的苏沐秋

记时光年:

/// 10.21伞哥生日贺文


/// 苏沐秋视角 结局HE 


/// ooc预警


/// 私设如山


/// 幼稚园文笔致歉


0. 


自那天后的好几年,我眼中呈现的,尽是灰白二色。


1.


沐橙小的时候,特别害怕鬼怪。他总是会趴在我的怀里哭成一个小包子,抓住我的衣襟不放手,而每每在这个时候,我都会拍着她的后背,擦掉她的眼泪。哄着她说:“沐橙不怕,哥哥在这里,哥哥会保护你。”


现在的沐橙长大了,她再也不会趴在我的怀里哭成一个小包子,她也可以很坚强,但现在的她依旧还是害怕鬼怪,呐。沐橙,哥哥虽然不会呆在你的身边继续保护你,但是,我在这另一个世界里,我不会让你最害怕的东西跑去欺负你。


2.


黑白无常替阎王给我发放了阴间的请帖。他们是阴阳两间的引路人。引着我,来到奈何桥。桥头上有一个小小的摊子,一只小瓷碗,一锅孟婆汤,一位煮汤人。


世人常言,孟婆乃是白发苍苍的老妪,他会用他那双布满褶皱的双手。为你颤巍巍的盛好一碗孟婆汤。然后送你上路。


而现在在我面前的,却是一位眉间点染朱砂的娇俏少女。她用指尖轻点瓷碗的边沿,“轮回否?”是稚嫩的童音。


“不了......”我将那只小瓷碗倒扣在桌面上。瓷碗内的孟婆汤顺着桌上的缝隙缓缓淌下。有点可惜。


3.


我成为了阎王大人身边的“秘书”,我的日常便是替阎王处理阴阳两间的琐事,给他递送日常的公务文件,替他研磨阴间新上供的墨,看似无聊的工作。其实也很无聊。


但是啊,我没有再入轮回,我也不想轮回。轮回之后,我怕,我怕在这阴间里没有人可以保护沐橙,我怕他们会让我忘记沐橙,忘记阿修,忘记我们的荣耀。


4.


10.21 我的生日。


“沐秋,你来到这里,几年了?”阎王大人在俯案处理公务,似是随意的问了一句。


“回大人,五年了。”


“五年了啊,”阎王搁置了笔,“我记得今日当是你的生日?”


“是的。”


“可曾想过轮回转世回到阳间?”


“......”想,也不想。


“罢了罢了,”阎王似是看出了我的纠结,阎王大人手一挥道:“送你两样东西吧。”


5.


我的手中捧着两个云团。


我剥开其中一个云团。我看到了沐橙。


她睡着了,她把怀里的兔子玩偶紧紧的抱着,嘴角还挂着一抹微笑,她是梦到了什么吗?


“哥哥,我好想你。”睡梦中的沐橙喃喃道。她抱紧了怀中的兔子玩偶,用脸颊轻轻的蹭了两下。


那只兔子玩偶已经很破了,那是苏氏兄妹在孤儿院的时候做的。自己家的妹妹胆子小,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粘着自己的哥哥,可是总有兄妹二人暂时分开的时候。于是我偷偷的背着沐橙在废物堆里捡了好几块花色明艳的布,洗净后借了院长的针线,拆了自己被子里的一点棉花。做成了这个布偶。孩子年少。手艺能有多好?奈何沐秋手巧。这个兔子到还不算是丑。


我对沐橙说“如果哥哥不在了,那就由她来陪着你。”


无论是孤儿院的时光,还是离开孤儿院的流浪,亦是嘉世网吧的扎根,还是我离开了沐橙。


那个兔子玩偶。一直都陪在沐橙的身边。陪着她。守护她。


6.


我剥开了另一个云团,是阿修。


沐橙和阿修,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两个人。


阿修也睡着了。伏在电脑桌前,带着耳机。他总是这样。


“阿修,醒醒哦,带着耳机睡觉,可是会损伤听力的。”看着那个伏在电脑桌上的人,虽然知道他们已经阴阳两隔,他根本听不到他所说的话,可是他还是忍不住。 


有些事情。刻在骨子里。已经成为习惯。


那边的叶修在桌上悠然转醒,轻轻的伸个懒腰,关闭掉了电脑,趿拉着拖鞋慢悠悠的回到楼上洗漱。


在卫生间里,叶修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停顿在镜子前,“阿秋,是你在看我吗?”


“我可看到你了。”他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笑笑,抬手指向自己的胸口。“在这里,你在这里看着我呢,对吗?”


7.


我这次没有依靠黑白无常引路,我独自一人来到了奈何桥头,饮下瓷碗中的孟婆汤。


我没有等她问我“轮回否”而是我先问她,“是不是往前走,就能转世轮回?”


孟婆愣了一秒才答,“是的。”


“不回头”


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,我似乎听着风卷携着孟婆那稚嫩的童音来了一句,“你的汤!没有喝干净啊!”


8. 


我怎么可能喝干净呢?如果我忘掉了他们怎么办?我果然还是无法忍受没有沐橙和阿修的世界啊。


望着奈何桥尽头透出的光,我想,等我再入轮回。再次遇到他们。我要将我在这里度过的一天天一幕幕都讲过他们听。


阴间其实也很美啊。有荧光闪闪的忘川河,黑白无常告诉我,那是轮回转世时人们丢下的魂魄。黄泉路旁盛开的彼岸花田。


我不希望这些美景你们看到。那我就由我来讲述吧。 


轮回转世,我会找到你们的。


9.


“大人,苏沐秋已经转世投胎,并未喝下全部的孟婆汤,他留了半碗。”


“是吗?”阎王撩起眼皮看了一眼。


“杭州市兴欣网吧为中心方圆两公里处西北角上林苑小区 有婴儿降生 那是苏沐秋吧”阎王问。


“是的。按照您的吩咐。已将苏沐秋的魂魄降生在上林苑的人家。”


后记1.


那天陈果和沐橙拖着叶修强行拉出来晨练。正好碰见邻居家的母亲抱着孩子逗弄着。


沐橙心里一软。这么可爱的小团子。像极了哥哥的小时候。


那个孩子看见沐橙冲他笑,伸出了肉肉的小手去抓沐橙的手指。口中还“修修”的叫着。看的沐橙心都软化了。拉过叶修在孩子的面前一起逗弄着。


“又见面了啊。沐橙。阿修。”等我长大。


这是小团子眼中藏着的话语。


后记2. 


“大人,您为什么会一开始选择留着苏沐秋在您身边,后来却放他去轮回了呢?”


“也许,是因为我每次看到他的眼睛里都灰暗无光吧。灰暗无光,一个人的日子。真的。很痛苦。”


/// 那啥 欢迎捉虫 


/// 明天面试答辩所以就提前发一会 


/// 设定啥的别槽啦  知道我写的烂

表白狮虎的画,爱你o(≧v≦)o
惟愿不负韶华,不负我心。
美好时光,只愿有你

狮虎的画,棒棒哒( •̀∀•́ )

凌:

以前手绘的小哥哥

all路小段子 31-35

小段子暂时告一段落,嗯,望不嫌弃,欢迎捉虫



31. 克比和校草路飞在一起了。
下午上课
“贝鲁梅伯桑。。。”
贝鲁梅伯转头,克比笑得一脸灿烂“我好幸福啊~”
“嗨嗨”贝鲁梅伯无奈
几分钟后。。。
“贝鲁梅伯桑。。。”
贝鲁梅伯转头,克比笑得一脸荡漾
“我好开心啊~怎么办?开心到停不下来~”
贝鲁梅伯表示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。


32.  自从和路飞在一起后
克比每天都笑得一脸荡漾
不,甚至说笑得一脸得(wei)意(suo)都不为。


33. 然而克比不知道的是,
每每他和路飞在校园中走过
身后的灌木丛里总会有一个鸡冠头
冲着他的背影。。。
竖 中 指


34.  刚刚脱离单身狗身份的艾斯一下课就等待着自家恋人的短信。
果然,有一封信息。
艾斯满脸幸福的点开,然后脸一僵
“艾斯,你瞎了吗?”信息上这样写着。
“路飞??!!”
不一会儿,信息回来了
“啊,抱歉,打错了,是‘你下课了吗?’才对。”
然后班上的同学就看到艾斯痴汉了一下午
“哎呀我家路飞好可爱,打错字什么的。。。”


35. “路飞,”艾斯抓住路飞的肩膀“你记好,所有说喜欢你和想亲你.想抱你的人都是混蛋,记住了吗?”
“哦,”路飞歪歪小脑袋“那艾斯你嘞?”
“当然是。。。我除外了!”艾斯抱臂一副你在逗我,这么简单的问题的表情。
“那萨博呢?”
“他。。。再说吧”艾斯摊手。
“喂喂,我不在你又教了路飞些什么啊?!”
▲这是刚刚买完菜回来的萨博。

all路小段子 26-30

26. 邻国的罗王子寄来了求婚书,战贴和一封信,信上写“给我个新娘,或来一场战争”
娜美公主和罗宾公主商议了一夜。
最终,她们把小王子路飞送(jia)了过去。
两国安宁了。


27.  罗发现自己的小妻子这两天经常往花园跑。
于是便问他“花园里有什么好玩的吗?”
路飞答到“有!那里每天都有只戴太阳镜的火烈鸟!”
“。。。 。。。”罗决定今晚就去把他“父王”的羽毛大衣烧掉。


28. 多弗朗明哥身为一国国王,
他表示很郁闷。
虽然他是国王,但迎娶公主的只能是王子。
更可气的还是他那个黑眼圈跟肚子里黑水一样黑的“儿砸”。
明哥表示不服。


29.  明哥的亲卫之一---砂糖,给明哥提了个主意“路飞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”
于是,明哥,一国之君,穿上了羽毛大衣,扮起了火烈鸟。
然后,果不其然,路飞目不转睛盯了他一下午,
虽然感觉老腰快要折了,但明哥仍痛并快乐着。



30.  路飞又在睡懒觉,船员们都不去吵他。
事实上并不是,娜美吐槽过多次
每当她想说教路飞时
春困,秋乏,夏打盹,冬眠
那群痴汉总能找到让路飞继续睡的理由。

all路小段子 21-25

21. 这天,索隆从路飞房间走出来,
一脸满足。
路飞紧随着从房间走出,手扶后腰
“禽兽!!!”


22.  罗罗诺亚。索隆,一个恐怖的男人
被人们称为魔兽的存在,
这天,被人叫做了禽兽。


23. 咋婆很头疼
从前的女帝上朝时严谨,严肃,严厉,严酷
现在这个笑得一脸春风,身边小花朵朵,娇羞无比的人是谁?!


24.  “啊,妾身没有生病,一定是妾身的路飞在思念着妾身,就让妾身好好接受路飞的爱吧~”
“别闹了,蛇姬,”咋婆拿蛇杖敲着汉库克的头,转头冲女卫们大喊“快叫医生来给她打一针,烧成这样还念叨那个小子”


25. “啊啾!”
“路飞,你是不是感冒了?乔巴,给路飞看看。”
“没有生病啊,一切正常。”
“嘿嘿,可能是我肚子饿啦!”
“!!!开什么玩笑?!又是哪个对路飞有不良之心的混蛋在肖想路飞啊?!”船上众人(除路飞外)此时的心声。

all路小段子 16-20

16.  草帽一伙有件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,就是不要让路飞喝酒,
因为会发酒疯。
可是除了山治没人知道,
在发完酒疯酒精过量呆瓜症时,
路飞会变成无意识复读机。


17. “呐,娜美。。。”
“嗯?什么事路飞?”
“如果。。。如果我喜欢索隆,那我是gay吗?”
“不是,你只是刚好喜欢的人是同性而已。”


18. “呐呐,乌索普,基友是什么意思啊?”
“基友啊。。。就是很要好的朋友。”乌索普一脸高深莫测。
“啊,这样啊。”
几天后,路飞向艾斯介绍罗“艾斯 这是我的好基友,罗!”
在场的三个人里有两位身体僵硬。
与此同时,不在场的乌索普感到后背一寒。


19.  娜美在看到那个黑发男孩子撩起衣服跳钢管舞时。
她第一次有了想拿自己的钱买牛郎的冲动。


20. 人鱼公主娜美喜欢上了一个王子,
她有很多情敌,
但令她困惑的是,
那些情敌的性别在她的印象里应该属于雄性。